我是赵薇小提琴乐园学员潘岳和潘有基姐弟俩的妈妈岳海玲。今年在乐园学琴四年半的潘岳成功考入了中国音乐学院附中初一作曲专业。这对于九岁多才开始学小提琴的女儿来说,真是不可思议呀。

首先要感谢赵老师小提琴乐园,得以让我们有一块沃土种植。感谢乐园沈老师、季老师、李老师、李老师爸爸、王老师、邸老师、张老师、郭老师、杨老师等等老师们的辛苦浇灌。在乐园四年的学习中,我体会着音乐,体会着人生。

女儿和儿子学音乐、感受音乐,应该得益于我小时候的成长经历。我三四年级时,学校开了音乐课,老师姓叶,说是国民党军官的儿子,懂得很多音乐方面的知识,琴也弹得很好,音乐的美妙,应该就是那个时候感知到的。每次上课去抬脚踏风琴,我都会是跑得最快的那一个,心都怦怦的跳个不停。可是老师一而再再而三的拎我,我怎么也不识简谱,怎么看都是数字。现在还清晰记得叶老师眼里的遗憾。

之前我是听流行音乐摇滚乐的。 在怀潘岳时,从胎教音乐的寻找中,慢慢接触到古典音乐。从维瓦尔第、贝多芬、柴科夫斯基到肖邦。一开始我听肖邦是听不下去的。

儿子一岁多时,李传韵的光盘他经常看呆。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整张盘,他便一动不动的呆呆的坐在地板上,拿着玩具半蹲着,站在那儿,专注的听。而我,从不敢打扰他。我便认为他喜欢小提琴(其实现在看来,是李传韵拉得太好),于是便开始打听去哪儿学琴,心里想着,一定要找最好的老师给他。

他三岁多时,从网上搜到小提琴乐园,并打电话给沈老师。沈老师告诉我第二年的二月底有赵老师音乐讲座,届时会招生。于是2011年2月我们听了赵老师的学生报告会,报了名,终于成为了乐园大家庭中的成员。本来潘岳没出生前,我是打算让她弹钢琴的。可是弟弟上课,她没处待,姐弟俩便一起学小提琴了。当时潘有基正好四岁。潘岳九岁多,已经二年级下学期了。

学琴一开始,是从小刷子开始练的。赵老师还编了歌谣发给大家,直到今天还在说,右手要软像包子。每人还发了个俩厘米多的弹球,练习持琴的姿势。每星期一次课。一开始是周六下午四点二十。从望京到菜市口,比沈阳、天津是近多了,可是时间不太好,经常一路堵车。要想准时,两点之前必须走,一点半有时潘有基还睡着,叫不起来我就把他抱到车上接着睡,有一次竟然没给他拿上裤子。到了,我又打听市场跑着去买。

还好,每个月的沙龙---赵老师公开课,是六点十五,每月一次。我们正好上完课继续听。要不下了课,也是再行驶缓慢近两个小时到家。 沙龙上半场是中央音乐学院专业的附小、附中及大学的学生演奏。下半场是乐园的孩子上公开课,赵老师都会一一点评。从要考研究生的、到初学的。阶段性的情况、程度一目了然。谁用心了,谁不够放松,谁练得太少,都会有个体会。姐弟俩经常报名二重奏,请赵老师点评。

一年以后潘岳进步很快,开始跳班。两个孩子上课时间不一样了,我们便开始了互相等待。这中间,我便一本书一本书的给潘有基讲故事。有时她画画、在花园里玩儿。潘有基上课时,姐姐在外面写作业。他爸爸一起时还好,每次我自己带他俩上课时,经常会因为掂记外面的潘岳而疲惫。现在,潘有基因为进步快也开始跳班了,这一年多的同一上课时间,真是幸福。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只要进步一点,拉得再好点就很开心。

在潘岳三年级时,我终于被学校里一次次被叫家长的事情,送入深渊。于是,对于她俩的表现,包括自己,开始鸡蛋里挑骨头,整个人不堪一击,歇斯底里。还怎么练琴学琴拉琴?丁丁点小事,我会觉得是自己没有做好,她们俩不好。在我几进崩溃,犹豫不绝要放弃,想要逃跑时,潘岳爸爸说,是你想太多了,继续学吧。太给力了,力量!随和的爸爸,这件事做得,该是最帅的!

在我近三年的调整中,14年春天,上天把钢琴谭老师送来了。她的宽容、善良和对潘岳的喜欢让人感动。她用六个月帮潘岳整理钢琴。看我执着于让潘岳考音院附中,八九月份谭老师建议让潘岳考作曲专业。我的心很乱,迟迟不敢做决定。终于在十一月份听从了谭老师的建议,选择作曲。因为潘岳自己说:妈妈,我想写谱子,我想学作曲。

经过五个月的强化训练,四月中旬的初试、复试、三试,潘岳一一通过了,并去体检了。五个月当中,除了钢琴,需要学作曲专业课、视唱练耳、民歌。这些在我看来就是对之前乐园所学知识的积累做整理。比如视唱练耳,大几度小几度,乐园的音修课里都学过。乐园四年的音修课,一周一次,一周45分钟的熏陶,积累下来,所以潘岳不但没感到吃力,并且学起来很轻松愉快。 

在赵薇小提琴乐园学习的过程,最让人喜欢,和影响力最大的,是所有老师对音乐的热爱。一路走来,我的感触是:困难面前,坚持是最重要的。还有,执着该是来自于真心的热爱。一颗真心,在那每每的危机时刻,是指引方向的源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