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之路,乐之勤-乐园学员王馨冉妈妈育儿心得

热烈祝贺乐园的学子们在第八届金色北京艺术节中喜获丰收,创造了独奏、重奏和齐奏共22金35银47铜的佳绩!

六岁的乐园学员王馨冉在本届艺术节中也获得独奏和齐奏两块金牌、重奏一块银牌的好成绩,并在刚刚结束的台湾亚洲音乐大赛获得儿童组银奖。感谢赵老师、杨老师、沈老师等乐园的老师们一直以来对王馨冉传授、培养、鼓励与呵护。

回忆过往,筱美(王馨冉)学习小提琴还是在她3岁多时我们的决定。决定之初,还是有些犹豫的,因为了解到小提琴的学习较其它乐器要困难,到底有多困难无从而知,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又因小提琴携带比较方便,所以定下来就是它了(现在想想真是无知者无畏啊)。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和谁学?去哪学?”。那时一个琴行老板给我们推荐了个老师解放军军乐团的一提,非常好的演奏家,但经过几次一对一上课发现孩子有些抵触,学不进去。我们当时很担心孩子被我们诱惑出来的那一点点兴趣会被淹没掉。看来老师会拉琴还是会教琴(特别是教小朋友拉琴),真是两码事啊。

我们当机立断暂停了学琴,但学琴的念头始终在我们心里没有消失,直到几个月后找到了“乐园”这个大家庭。在乐园报名时,小家伙还差一点点4岁,而乐园是从四岁才开始招生,负责报名的沈老师很正式也很认真的与我们沟通过几次。认为我们的孩子还小,可能会坚持不下来,因为小提琴需要长期不断的坚持才可能有结果。这不仅仅是对孩子的挑战,更是对我们家长的要求。为此我们还和孩子一起开了家庭会议来表决是否能坚持学习小提琴,并向乐园递交了《保证书》。现在我们回想进入乐园时设置的这个小“门槛”是多么有意义的,它让孩子和我们一起都更坚定了将学琴之路走下去的信念。

进入到乐园这个大家庭,虽然筱美接受到了系统的小提琴学习,但让我们家长倍感压力。因为乐园是个非常专业小提琴教育机构,作为不是音乐专业的我们家长很难在家帮到孩子。从前以为乐器的学习只是机械的不断重复的练习而已,家长督促孩子就行了,到了乐园才知道不断的练习也只是学琴路上的一小站“冰山一小角”。要学会一样乐器其背后的支撑是一整套系统,方方面面都需要认真的对待,时间要保证,家长要陪伴,有些自由要放弃,长期围绕耳边的两个字就是“坚持”。起初学琴的过程里与筱美共同学习的琴童们都非常聪明而且各有特别之处。有非常刻苦练习的,有领悟力很强的,有技术特别娴熟的,有音准、节奏很稳定的。上了一段课程之后习惯性的拿自己孩子与别人比较总是有些差距,开始怀疑自己和孩子,甚至都快失去了耐心和信心。

改变我们全家的状态还是归功于乐园的体系设置,按照惯例,乐园每个月会有一次沙龙,记得有次在周末的沙龙上,筱美很开心的用自己的感觉演绎了一首乐曲,虽然技术上有些问题,但仍然得到了赵薇老师的的认可,赵老师觉着孩子表现出来的情绪是快乐的兴奋的,这给了筱美莫大的鼓励,每次沙龙都嚷着要参加。乐园的杨老师也因材施教,不光在筱美的专业上给予了很有针对性的指点,对于我们家长心态的调整也给予了很大的帮助,妈妈曾经因为孩子淘气贪玩,对她学琴的态度一度无法容忍,是杨老师一次次与我们沟通,教会我们如何鼓励孩子,发现孩子的闪光点,让孩子觉得自己永远是最棒的,并且针对她本身对音乐特有的感觉加以指导,在乐园无论是赵老师还是授课的杨老师都没有限制她对音乐自由的表达,才保留了她如今对于音乐的投入和热爱,大家才看到台上如此认真投入的筱美!

我们还想说小提琴真的是一个很吃功夫的乐器,完全不可能“速成”。你下了多大的功夫就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必须长期坚持不懈。筱美年龄特点表现出来的是她专注力不足,而她又是一个活泼、好动有点男生样的小家伙。能够让她坚持练习,那绝对是“世纪工程”,花样翻新的陪伴,咆哮的陪伴,各种陪伴…妈妈在这其中所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如果拿个笑话来比喻:“培养筱美坚持练琴习惯所花的精力,要是用在给长城贴瓷砖上,估计都从北京贴到山海关了”。虽说是笑话,但我相信在乐园陪读的家长们,哪个不是贴到山海关呢?

我身边有很多朋友说我们这是“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可是在我和筱美妈妈看来“虽经千淘暂得金,不比舞沙历辛苦”还要再一次感谢乐园的老师们给予的帮助与鼓励,教育并且育人,这样的经历对我们来说比任何一个金奖都重要。

也许每个孩子都有自己不同的花期,都有他们盛开的那一时刻。筱美无疑是幸运的,陪伴她盛开的有乐园这样好的花房,有赵老师、杨老师、沈老师等等这么好的园丁,对了,还有成长迅速的妈妈,然后还有她自己对音乐的热爱!音乐的大门才刚刚开启,诗云“行百里者半九十”这次只是筱美踏入音乐殿堂一小步。我们会一直坚持下去,勤奋而快乐的走在学琴之路上。 

王馨冉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