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大脑》小神童孙亦廷在赵薇小提琴乐园的学习成长故事。    

         音乐对孩子大脑开发的作用早已众所周知了。       

        在第四届金色北京小提琴艺术节上,赵薇小提琴乐园共有3名小朋友获得5岁组金奖。其中的孙亦廷,在5岁时已创作了200首小乐曲,在赵薇小提琴乐园首届作曲比赛中获奖并参加了乐园公演。

        想了解他的故事,先从《最强大脑》说起吧~

          《最强大脑》第一场“人机大战”人类遗憾落败,第二场由“脑力名人堂”中年龄最小的选手孙亦廷出战,最终打成1:1。孙亦廷的辨音能力让网友感叹“天赋异禀,太神奇了”。 节目播出后,观众网友都好奇孙亦廷是否有对耳朵进行训练,孙亦廷的父亲则表示孩子参赛全凭天赋:“会就会,不会就不会,练出来的也没有意思。”他介绍,孙亦廷的天赋不光体现在音准上,更体现在数学和逻辑上。第二季结束后,孙亦廷跟随妈妈前往澳大利亚求学,语言受限的他依旧凭借着天赋在音乐、数学等几个学科完成得很好。不过,孙父也透露“其实孙亦廷这次对战人工智能压力非常大”。

    面对人工智能,神童曾感到畏惧

    孙亦廷在第二季就被誉为神童,他能通过高空坠物声音判断坠落的高度,令高晓松、陶晶莹连连赞叹“神选中的孩子”。国际挑战赛阶段,他3:0力克德国选手,让郎朗感叹“眼睛都看直了”!回归第四季《最强大脑》,孙亦廷在“人机大战”中根据只言片语的声音信息就在合唱团中辨析出正确的声线,逆天的能力再度征服亿万观众。

    不过,跟第二季中蹦蹦跳跳不同,这一季的孙亦廷在台上略显拘谨,回答主持人和嘉宾提问时也规规矩矩站在原地,手臂紧贴裤缝。提及这个巨大反差,孙父表示:“第二季时他还小,压根就没有挑战和比赛的概念,心里没事又好动,只剩疯跑了。现在大了,有了胜负观念,尤其是被小度给吓着了。”孙父从事IT行业,所以孙亦廷从小就接触电脑,深知人工智能的厉害。孙父也因此认为,孙亦廷这次的心理压力巨大,“我以前把电脑夸过了,在小宝心中,他觉得人类是不可能战胜机器的,所以这场比赛对他的压力太大了。”

    比赛全凭天赋 对数字更敏感

    《最强大脑》舞台上,孙亦廷自信地表示:“我的耳朵更厉害了!”对此,孙父给出了解释,他认为不是孙亦廷的耳力长进了,而是他对自己能力的认识更全面了,“现在随便敲个桌子、跺个脚,不是那种乐音,他也能区分音高、音频。其实他以前就有那个能力,只是没意识到而已。”两年以来,孙父并没有通过训练强化孙亦廷的耳力,在他看来,“这种比赛根本没法练,就是用天分,会就会,不会就不会,练会的也没啥意思。”

    孙父认为孙亦廷的天赋其实更集中在对数字和逻辑的敏感上,“他数学很好,在澳洲上学的时候,课堂上即使有单词不认识,老师提出的数学题也能答对。”孙爸爸直言,孙亦廷有能力很快学完高中数学,不过家人不想让他沉迷于数学而忽视人际交往。谈及儿子在人际交往中的问题,孙父感慨,“他特别愿意同别人交往,只是太缺乏技巧,这个没办法,慢慢来。他跟人交流反应有时候就是慢,人交流也是有节奏的,他很多时候不合拍。”自从参加了第二季《最强大脑》,孙亦廷跟很多选手成为了朋友,私下还时常参加王昱珩、孙虹烨、贾立平等选手的聚会。尤其上周五,王昱珩亲自到现场为他助阵,让他特别开心。

    求学海外,因过人天赋成为学校小明星

    参加《最强大脑》两年来,孙亦廷的“神简历”在网上被广为讨论,例如先听懂音乐节奏才会开口说话,例如他认为周杰伦唱歌很好听,因为“音色很好、音准也好,十个音可以准五个,大多数歌手也就两三个准的”。也有不少人对孙父的育儿经表现出了极大兴趣,对此孙父坦言:“国外的教育理念比较宽松,比较适合小宝的情况。”他透露,孙亦廷因为天赋出众,在国内学校里发生过被同龄孩子排挤的情况,但在澳洲,由于孩子天赋极强,因此很受欢迎。

    这一季,孙亦廷看起来壮实多了,这得益于他对体育的重视。孙亦廷在求学期间爱上了打篮球,还学会了游泳。此外,他还在继续学习钢琴和小提琴,现在已当上了学校乐团小提琴副首席。谈到对孙亦廷的未来规划,孙父表示并没有期望把他培养成音乐家,“只希望他健健康康长大”。

                                              文/《北京青年报》本报记者 祖薇

 

       《最强大脑》第四季(第二期完整视频回放)

 

  《最强大脑》小神童孙亦廷在赵薇小提琴乐园的学习成长故事。 

     

       在第四届金色北京小提琴艺术节上,乐园共有3名小朋友获得5岁组金奖。其中孙亦廷在5岁时已创作了200首小乐曲,在赵薇小提琴乐园首届作曲比赛中获奖并参加了乐园公演

孩子要想学得好,学校、孩子和家长三方的努力缺一不可。       

 

        孙亦廷小朋友来乐园时还不满4岁。他能从那么小开始坚持学琴,从未请过假,与他父母的执着坚持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他的爸爸妈妈特别认真负责,每次都是两个人一起带孩子来。由于乐园规定上课一个孩子带一位家长,所以每次都是妈妈陪上乐理课,爸爸陪上小提琴课。爸妈性格很互补。逐渐的,在陪孩子练琴的过程中二人形成了默契的配合:妈妈从严要求,爸爸从宽鼓励。当然,两个人的最终目标完全一致。所以孩子既能很好的完成老师要求,又保持着对小提琴的浓厚兴趣和自信。

 

       乐园特别注重对孩子学习兴趣以及学习能力和方法的培养。乐理课上通过唱歌、跳舞、演音乐剧和做游戏来训练孩子的音准、节奏,与钢琴伴奏的配合和不同声部之间的配合。让孩子掌握这种能力比教孩子拉某一首具体的曲子要重要得多。

 

        乐园还通过举办沙龙和演出来激发孩子主动学琴的积极性。在本届金色北京小提琴比赛前的沙龙上,小亦廷带给赵薇教授一个惊喜。他演奏了一首自己作曲的作品。这并不是比赛曲目,而纯粹是出于对小提琴的热爱而写并演奏的。赵薇教授高兴的抱起小亦廷。她认为:对音乐的爱远远比比赛得金奖重要得多。现在,乐园有一批小朋友都尝试着自己作曲。一开始是乐理课老师布置的命题作业,后来就变成自觉的爱好。赵薇教授希望在合适的时机,乐园举办一个学员自己作曲并演奏的音乐会。

        乐园迄今为止已经举办了五届作曲比赛。获奖者都在一流演出场馆进行了公演。2016年第四届作曲比赛还衍生出乐园原创小提琴音乐剧《小红帽》。2017年刚刚举办的第五届作曲比赛水平非常高,几乎所有参赛作品都是多声部重奏,最多声部达到六个,充分展现了乐园视唱练耳课的教学成果。六岁的李添翼同学写的六重奏《山谷》,一声悠长的大锣传向远方,把我们带到幽谷中。钢琴和四部小提琴的旋律从悠扬优美发展至有力的舞蹈。音调好听,和声和谐,层次丰富。还完全是中国民族风格,最后用鼓槌把鼓上划各种圆圈,营造山谷中万物细小的生物言语...非常又意境的想象。

 

 

 

五岁组金奖孙亦廷获奖感言

 

                                    -宝爸  

 

 

 

        宝宝(孙亦廷)在第四届金色北京小提琴艺术节中获得5岁组金奖。能取得这样一点成绩,除了老师们的悉心传授外,还得益于赵薇小提琴乐园快乐教学的理念、以及小提琴课和乐理课并重的训练方法。

 

       在学琴初期,每次练琴都是一场“斗智斗勇”。只要宝宝一听到打开琴盒的拉链声,就会神速般地爬到床上捂着肚子。

        逐渐的,我们受到赵薇小提琴乐园快乐教学理念的启发,我们开始将他感兴趣的事情一点一滴地融入到练琴过程中来,取得了十分显著的效果。例如:尽管宝宝对持琴握弓的姿势还不适应,但他并不排斥音乐,甚至有时还会主动地哼唱老师课堂上教授的曲目。于是,我们按老师要求,让他先把谱子背唱下来,然后再开始拉琴。这样,拉琴的过程就演变为主动表达内心已有旋律的过程,而不是被动地再现铺架上那些抽象的音乐符号。快乐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增强认知的主动性。

 

          乐园的学习分为两个部分:快乐小提琴课和兴趣乐理课。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我们有一种认识,即学小提琴比学习乐理更重要。因为,小提琴课程教授的是技术,效果立竿见影;而学习乐理是为了以后的提高,暂时还无用武之地。后来我们才明白:这种认识是错误的。

          乐理课作为一套系统的理论,一定源于音乐实践。每首乐曲无论长短繁简,都或多或少地包含音基的概念。于是,我们将音基课上所学的,如:音阶、音程、调式等内容,有意识地引入到孩子的拉琴训练中。这样一来,不仅为练琴过程增添了一种新的心理体验和判定标准,同时也使音基知识得以实例化而变得更加感性和充盈。

 

       经过一段时间后,我们还有了一份意外的收获:宝宝开始作曲了。到目前为止,已经写了200多首(半数以上只有几个小节)。音乐作为一种艺术形式,不能独立于社会的审美取向,而这些概念对于孩子而言实在是太超前了。尽管从专业的角度衡量还远远没有入门,但至少说明通过乐器的学习,他已经对音乐产生兴趣,并能尝试表达内心的音乐感受。这就足够了。还是那句老话:树大自直。

 

   对学琴而言,这仅仅是个开始,今后一定不乏曲折与艰辛。但想想毕竟那么多人都走过来了,应当坚信:只要方法得当,别人能行,咱们也行。

 

                            宝爸

 

                     2011年8月26日